中粮集团有限公司
所在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广东氢能政策频出 佛山率先谋定布局 国鸿氢能成为估值70亿元独角

发布日期:2022-04-30 01:2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据投资界报道,以氢燃料电池为核心产品的国鸿氢能正开启新一轮融资,投前估值已达到70亿元。而在今年3月,国鸿氢能宣布完成股份制改革,更名为“广东国鸿氢能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进入IPO准备阶段。

  国鸿氢能是由广东佛山与云浮两市共同打造,并落户在云浮的产业帮扶项目。而企业备受资本热捧的背后,佛山、云浮乃至广东省近年来正在下一盘关于氢能产业的大棋。近期发布的《广东省能源发展“十四五”规范》提出,广东要打造氢能产业发展高地,多渠道扩大氢能应用市场,聚焦氢能核心技术研发和先进设备制造,加快培育氢气制储、加运、燃料电池电堆、关键零部件和动力系统集成的全产业链。

  早期,国内氢能源相关技术专利的研发较为缓慢,专利年申请量不足百件;而作为技术密集型行业,氢能技术发展及产业化成为决定企业成败的关键。谈起国鸿氢能的起步,就不得不提起其引进和消化全球燃料电池龙头企业加拿大巴拉德公司技术的故事。

  2013年,国鸿氢能的创始人之一马东生开启了第一次氢能创业,在江苏南通成立了从事氢燃料电池、系统控制设备研发、生产、销售的碧空氢能,技术主要依赖加拿大的巴拉德公司。虽然拿到了巴拉德唯一一次“技术独家授权”,但到手的却是上一代技术,难以实现车用大功率应用。

  不过,就在碧空氢能创立不久,2014年,佛山对口帮扶云浮,确定将发展氢能产业作为双方共建的主攻方向,让一向看好氢能领域的马东生南下寻找机遇。2015年5月,马东生联合佛山汽运,共同投资成立广东鸿运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次月,该公司就与广东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等携手,共同投资成立广东国鸿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2016年,以政府给予的300辆氢能车订单为谈判资本,国鸿氢能引进了巴拉德的燃料电池电堆生产线亿元在云浮建起了产能全球最大的氢燃料电池电堆生产线,并率先在国内实现了燃料电池双极板、电堆及燃料电池系统规模化生产。

  国鸿氢能选择的产业化路线,也被称为“高铁模式”,即通过引进的方式,先掌握别人的技术,公司在此基础上再迭代开发出下一代产品。

  自主创新成了必然趋势。2020年10月,国鸿氢能正式发布鸿芯G1系列电堆,将当时行业内百台级电堆3000-4000元/kW的价格拉入到“1”字头时代,大幅降低了氢燃料电池的应用成本,极大地推动了国内氢能商业化发展。

  技术的成熟吸引了国资、产业资本和VC/PE机构扎堆聚集,国中资本、润土投资、青岛城投集团、中国中车601766)、卓能投资、源腾投资、红塔创投等身影近年来频频出手。2021年8月,再获昇辉科技300423)、招商鼎洪、重庆御隆、水大投资、凯鼎投资等战略投资;直至今年1月,国鸿氢能获得北京昌发展的青睐。据统计,国鸿氢能至今累计融资约20亿元。

  专注锂离子电池研发制造的“宁茅”宁德时代300750)的发展,与福建省宁德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国鸿氢能的崛起,同样离不开当地政府对氢能产业的谋划支持。

  除了联手云浮共建氢能产业外,2018年,佛山颁布《佛山市氢能源产业发展规划(2018-2030)》,成为国内第一批发布氢能源产业发展规划的城市;2019年,仙湖实验室落户南海区仙湖氢谷,作为佛山市第二家省级实验室,致力于打造氢能领域国内一流、国际领先的战略科技创新平台……

  以佛山南海丹灶镇为例,引进广顺新能源动力科技公司成为当地氢能产业发展的起点,从无到有地打造出一个总投资超过250亿元的氢能产业集聚高地,因而被誉为“中国氢谷”。而以丹灶镇为起点,氢能产业这把火扩展到了整个佛山,一条涵盖富氢材料及制氢设备研制,制氢、加氢,氢燃料电池及系统总成,核心部件及整车生产等在内的氢能产业链正在扎根、成型。

  目前,佛山已聚集了100多家氢能企业、科研院所及相关机构,占广东省总数约三分之一,集聚了国家电投氢能、清能股份、昇辉科技、韵量燃料电池、济平新能源、康明斯恩泽等一批企业。从产业集群角度看,已形成南海区“仙湖氢谷”、高明区“现代氢能电池有轨电车修造基地”、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三大氢能产业基地。

  从全省范围来看,氢能产业链也在空间上加速蔓延,从佛山到周边的云浮与广州,乃至深圳、东莞,氢能产业都被当地政府赋予了充分重视。广州曾在2020年6月审议通过了《广州市氢能产业发展规划(2019-2030)》,明确将广州建成我国南部地区氢能枢纽,构建氢能全产业链;打造“一核、一枢纽、三基地”产业布局,确保广州市氢能产业可持续发展。深圳于去年12月印发《深圳市氢能产业发展规划》,提出深圳氢能产业规模到2025年达到500亿元、2035年达到2000亿元的目标。

  广东要打造氢能产业发展高地,这是4月13日发布的《广东省能源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的目标。其中,《规划》还提到,利用低温氢燃料电池产业区域先发优势,形成广州-深圳-佛山-环大湾区核心区燃料电池产业集群。同时,建立广州、佛山、东莞、云浮氢能高端装备产业集聚区和惠州、茂名、东莞、湛江氢能制储运产业集聚区。

  自2021年起,国鸿氢能一度传出计划科创板上市的消息。今年3月,国鸿氢能宣布完成股份制改革,更名为“广东国鸿氢能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进入IPO准备阶段。

  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氢能产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21-2035年)》指出,“鼓励产业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等按照市场化原则支持氢能创新型企业,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支持符合条件的氢能企业在科创板、创业板等注册上市融资。”

  对氢能企业上市的鼓励,实际上也为VC/PE入场氢能指明了清晰的退出渠道,带动了其聚焦氢能的热情,估值涨幅也超乎想象。根据中国氢能联盟的预计,2020年至2025年间,中国氢能产业产值将达1万亿元,2026年至2035年产值达到5万亿元。

  然而炙手可热的氢能企业的IPO之路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2021年8月,重塑股份向上交所提交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被终止审核,直接失去了参与氢能产业链狂欢的资格。业内人士分析,重塑股份冲击科创板上市失败,原因包括核心产品靠代工、财务数据可比性差和供应商兼任大客户等。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0月,重塑股份与关联方广东国鸿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国鸿重塑,国鸿重塑既是重塑股份的前五大客户,也是前五大供应商。而国鸿氢能也与重塑股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马东生正是重塑股份副总裁MA AUDREY JING NAN的父亲。商业合理性、是否存在依赖、业务是否可持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一时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而在国家和地方补贴的多重培育下,国鸿氢能所处的氢燃料电池赛道前景仍存在不确定性。2020年9月以后,我国对氢能源燃料电池转向“以奖代补”的补贴模式,增加了燃料电池企业享受补贴的不确定性。类比以往锂电池行业在退补浪潮中的发展,有分析认为,行业发展后期大概率会出现加速出清落后产能、份额向有实力的龙头企业集中的趋势。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中粮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和实力雄厚的食品生产商。在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农产品贸易,生物质能源开发,食品生产加工,地产,物业,酒店经营以及金融服务等领域成绩卓著